在202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的最后一天,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中美關(guān)系的分論壇吸引了諸多參與者,現場(chǎng)座無(wú)虛席。來(lái)自中國、美國、英國、新加坡等國的學(xué)者就中美關(guān)系的發(fā)展趨勢、中美地緣政治分歧和經(jīng)貿沖突等議題各抒己見(jiàn),為全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(guān)系之一帶來(lái)許多新的思考。

 

舊金山會(huì )晤奠定基礎

 

自去年下半年以來(lái),中美關(guān)系發(fā)展取得了一些積極態(tài)勢。去年11月,兩國領(lǐng)導人在美國舊金山舉行會(huì )晤,為中美關(guān)系的未來(lái)發(fā)展開(kāi)辟了“舊金山愿景”。今年以來(lái),兩國積極接觸的勢頭也在增加,雙方保持著(zhù)高層對話(huà)溝通,同時(shí)恢復了軍事層面的對話(huà)、開(kāi)啟了中美人工智能政府間對話(huà)。

 

在談及近段時(shí)間的中美關(guān)系時(shí),哈佛大學(xué)肯尼迪政府學(xué)院教授格雷厄姆·艾利森表示,中美首腦舊金山會(huì )晤給中美關(guān)系的發(fā)展奠定了一個(gè)基礎,讓雙方可以開(kāi)展更加具有建設性的對話(huà)。

 

艾利森認為,中美關(guān)系的基礎可以用三個(gè)C來(lái)形容,分別是競爭(Competition)、溝通(Communication)以及合作(Cooperation)。他說(shuō),中美雖然仍有分歧,但對于面臨的共同挑戰,雙方其實(shí)已有共識?!坝绕涫窃陔p方必須合作才能存活下去的領(lǐng)域,中美必須開(kāi)展合作?!卑f(shuō)。

 

香港大學(xué)政治學(xué)教授李成認為,舊金山會(huì )晤后,中美更多地找到了雙邊關(guān)系的“底線(xiàn)”。他說(shuō),雙方在大方向上可能不會(huì )出現大的調整。

 

但李成認為,此次會(huì )晤中有三個(gè)方面值得關(guān)注,一是延續了核武器控制的合作,也探討了在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的對話(huà)合作。第二是恢復了中美軍方的交流。第三是中美高層交往得到恢復,同時(shí)雙方也就推動(dòng)人文往來(lái)達成共識。

 

共同的挑戰需要中美合作應對

 

舊金山會(huì )晤后,中美關(guān)系呈現止跌企穩態(tài)勢,雙方恢復了在多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對話(huà)與合作。譬如在氣候變化領(lǐng)域,雙方不僅發(fā)布了陽(yáng)光之鄉聲明、重啟了氣候工作組,同時(shí)也在積極推動(dòng)地方氣候合作聯(lián)系機制。

 

在6月26日的論壇上,多位學(xué)者表示,中美面臨著(zhù)諸多共同的挑戰,這需要雙方攜手以共同應對。美國布魯金斯學(xué)會(huì )東南亞研究李光耀講席教授Lynn Kuok表示,中美面臨著(zhù)氣候變化、流行病、人工智能等一系列共同挑戰,由此,這兩個(gè)國家非常有必要合作。一方面,這能幫助全球應對這些威脅,另一方面,中美雙方也可以通過(guò)應對這些挑戰來(lái)建立可行的溝通渠道。此外,互動(dòng)本身也能夠增進(jìn)兩國的關(guān)系。

 

但在合作應對共同挑戰的同時(shí),Lynn認為,中美需要注意的是,不要讓其他問(wèn)題如地緣政治分歧影響到兩國的正常合作,也要確保這些共同的挑戰不要轉化成地緣政治方面的摩擦。

 

艾利森指出,中美生活在同一個(gè)地球上,在面對氣候變化等共同挑戰時(shí),雙方需要合作?!凹词勾嬖谝欢ǖ母偁庩P(guān)系,中美也必須合作。在這種競爭與合作當中,我們需要找到一個(gè)平衡點(diǎn),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折中點(diǎn),打造雙方合作的基礎?!?/p>

 

中美關(guān)系不是非黑即白

 

來(lái)自英國皇家國際事務(wù)研究所的杰出研究員羅賓·尼布利特(Robin Niblett)在論壇上表達了對中美關(guān)系前景的擔憂(yōu)。尼布利特認為,中美進(jìn)入了所謂的“新冷戰”時(shí)期,雙方的競爭覆蓋了經(jīng)濟、政治、軍事等多個(gè)核心領(lǐng)域。如何管理好這些競爭,將影響到國際社會(huì )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的應對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影響到本世紀的全球發(fā)展。

 

事實(shí)上,對于用所謂的“新冷戰”形容中美關(guān)系,學(xué)界一直存在爭議。在論壇現場(chǎng),Lynn就指出,需要謹慎使用“冷戰”這樣的比喻。她說(shuō),過(guò)去幾年的中美關(guān)系確實(shí)比較緊張,尤其是在貿易、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,但這些都是可以解決的摩擦?!暗绻惆褜Ψ揭暈橐庾R形態(tài)上的對立者,要解決問(wèn)題就變得非常困難?!盠ynn表示,中美有過(guò)很長(cháng)一段和睦相處的時(shí)間,這意味著(zhù)雙方有和睦相處、相互合作的基礎。

 

李成也認為,以對立的狀態(tài)看待中美關(guān)系是非常危險的。他說(shuō),在美國,一些共和黨“鷹派”人士說(shuō)要“打敗”中國,這令人震驚,還有一些人說(shuō)要“放緩”中國的發(fā)展,這也是一種不當的敘述。

 

格雷厄姆援引中國古代哲學(xué)理念說(shuō),很多情況下,事情不是非黑即白,世界很復雜,各方即使在對抗狀態(tài)下,也要努力尋求合作。他指出,中美之間確實(shí)存在長(cháng)期的競爭關(guān)系,兩國之間目前也存在很多短期內難以快速解決的問(wèn)題,但面對共同的挑戰,在競爭中開(kāi)展合作非常必要。

 

新京報記者 謝蓮

編輯 白爽 校對 張彥君